夫妻吵架,男子氣頭上給丈母娘打電話:「我要退貨,你把彩禮還回來」第二天悔斷腸

木棉 2020/04/03 檢舉 我要評論

婚姻,就是把兩個不完美的人湊到一起,相互支撐,相互鼓勵,營造出相對完美的家。

兩夫妻一起生活,除了矛盾,更多的是甜蜜溫馨。正所謂床頭吵架床尾和,矛盾過去該親親,該抱抱,到最後都忘記了為什麼吵架。

愛人的錯誤,我們可以輕易原諒。但父母不行,一旦把晚輩的矛盾放在他們面前,父母以小見大,會擔心兒女是不是受委屈,被欺負。父母的偏袒之心滋生,沒那麼容易諒解女婿/兒媳的錯誤。

男女結為夫妻,組成新生家庭,意味著和原生家庭做出了割裂。所以日常生活的矛盾,千萬不要把長輩扯進來,這是婚姻幸福的條件之一。

但有些人卻總喜歡把「讓你父母管管你」掛在嘴邊,或是脾氣上來時無法克制,找對方父母告狀,這種行為反而昇華衝突,容易把夫妻矛盾演變成兩個家庭的矛盾,這時離婚姻破裂也就不遠了。

 

就像林申和他妻子陳曉安,兩人感情不錯,卻因為在氣頭上吵架,把陳曉安的父母牽涉了進來,導致婚姻瀕臨破裂邊緣。

林申和陳曉安,高中便相識,一路談了八年,結婚順理成章。 不過戀愛的甜蜜並沒有延續到婚後,現實的問題接踵而來,壓得兩個年輕人喘不過氣。

婚後不久,陳曉安就懷孕了。林申媽媽身體不好,陳曉安媽媽要照顧老人,都沒辦法帶孩子。小年輕沒有太多存款請保姆,陳曉安只能辭職,在還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下,成為了全職媽媽。

 

事業剛剛起步卻被迫中止,育兒壓力、金錢壓力一下子湧上來,陳曉安的脾氣變得暴躁。面對妻子的不舒心,林申也滿腹委屈:白天上班,晚上幫著帶孩子、做家務,自問沒幾個男人能有如此負責的態度。但為什麼妻子就是不滿意?這個家並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吃苦,一個人有壓力啊。

婚後,尤其是生育後,兩人沒有良好的溝通,缺少互相的體諒。儘管多次口頭威脅對方離婚,但誰都知道,不可能分開,他們的日子就在吵鬧與和好之間反反復複。

他們有感情,也吵不散,只是初為人父人母,從前自由慣了,沒有太大的壓力,如今難以調整狀態。只要度過這一段艱難時期,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好。

 

然而卻因為林申急火攻心之下,向岳母抱怨了幾句,婚姻便出現了裂縫。

那是某夜淩晨,孩子突然哭鬧,兩個人睡得深沉,都催促對方起身。最後當然是陳曉安輸了。她哄孩子睡覺,抱著手都麻了,孩子才漸漸安靜。回到床上,看到林申睡得香甜,實在忍不住把他給弄醒了。

人在睡得正香甜,卻突然被攪醒的狀態下,怒氣值會直線上升,尤其在不能對孩子發火的情況下,會把怒氣轉發到最親近的,也最不需要顧忌的人身上。於是,戰火爆發了。

一個說,自從生小孩以後我就睡不了一個囫圇覺,吃不了一口熱飯,每天24小時照看,你現在就爬起來幾分鐘都不願意。想要一個人瀟灑,那你生這個孩子幹什麼,娶老婆做什麼。

另一個說,你沒賺錢我養你,你照顧孩子我幫著洗刷,你做家務我不敢玩手機。還有哪個男人像我這麼好,你嫁給我是你走運。說得自己有多麼委屈,我真是越來越受不了你。

 

兩個人都訴說著自己的苦,吵著吵著倒是達成了一個共識,結婚是個錯誤。

話越說越難聽:「嫁給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霉,要錢沒錢,要房沒房,我當初看上你哪點啊?」「哼哼,得了便宜還賣乖,沒我要你,你找得到老公嗎?你看你肥得跟豬一樣,看得我想退貨。」

陳曉安說:「明天就去領離婚證,這日子還有什麼好過。」林申道:「領證行啊,把彩禮給我退回來。」「就你那幾萬,還好意思開口,先把證領了立馬還給你。」

於是,兩人就先還彩禮,還是先離婚掰扯起來。 氣頭上的林申拿起手機,深夜撥打了岳母的電話:「您女兒不跟我過了,我要退貨,你把彩禮還回來。」

 

陳曉安立馬把電話搶過來掐了,恨不得把林申踩在腳底蹂躪。她最不想的就是媽媽憂心自己的婚姻問題,媽媽操勞一輩子,不希望再讓她為自己擔心。

陳曉安想著剛剛不應該掛斷電話,應該解釋幾句讓母親安心。想回撥過去,又自我安慰也許母親沒聽清林申的話,撥過去反而打擾她睡覺。

見妻子的氣焰降了下來,林申沾沾自喜,他知道岳母是妻子的軟肋,她從小就乖乖女,拿岳母壓她准沒錯。

儘管婚前就答應過,就算夫妻矛盾再大,也不告訴父母,免得長輩擔心。但是今夜林申怒火攻心,沒有忍住,就想要拿岳母嚇嚇陳曉安。

 

林申不知道今晚他有多得意,第二天就有多後悔。

夫妻之間,氣來得快,也消得快。吃早餐的時候,林申為自己的行為道歉,希望她「大人不記小人過」。

陳曉安不理他,但被男人哄著,其實氣已經消了一半。早餐沒吃完,門鈴響了起來,竟然是陳曉安母親。

原來岳母接到電話後,一直難以入睡,於是訂了最早班的高鐵趕過來,要把陳曉安接回老家。林申看著忙著收行李的岳母,連連解釋,一切都是吵架時說出的重話,其實什麼都沒有,但岳母不為所動。

陳曉安在旁為林申解釋時,母親終於開口: 「孩子,一個男人都說要退貨、退彩禮了,你還有什麼留念的。你放心,孩子我們一起照顧,從此以後他沒有爸爸,我們回去就給他改姓,改成我們陳家的姓。」

 

岳母決絕的態度,把林申嚇到了。他知道如果這件事岳母過不去,那妻子真就不會回來了。林申此刻真想收回打給岳母的那通電話,可惜發生的事情不可改變。

就因為一個電話,把夫妻之間的矛盾,延申到了長輩那裡,以至於難以處理。重新讓妻子回到身邊,林申需要讓岳母重新承認自己的女婿身份,而哄岳母可比哄妻子難多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