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藏玄機?為何古代皇帝選用「朕」做專屬代稱,史學家:將朕拆開你就明白了

Vista看台湾 2020/03/18 檢舉 我要评论

在中國二千多年的封建史上,秦王朝自秦始皇嬴政西元前221年「六王畢,四海一」創立為始及至「二世而亡」不過僅僅十餘載,於厚重的歷史而言,它就如流光一般瞬息而逝,但作為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大一統封建王朝,嬴政以及他的秦王朝為後世留下的政治遺產卻不勝枚舉。

「皇帝制度」便由嬴政而始,在前221年統一六國之後自認為 「功過三皇、德蓋五帝」的嬴政,在李斯的建議之下,結合「三皇、五帝」稱謂,皇帝這一稱號誕生。與之同生的除了皇權至尊以外,還有「朕」這一稱謂的專屬化。皇帝自此以朕稱,直至1912年大清滅亡。

皇帝專權,我們不難理解,這本就是封建社會、封建制度下的必然結局,而且這種結局也隨著封建制度的進一步發展、完善,直至明清時期達到的鼎盛。

但我們不禁要問的是,在 「餘」、「朕」、「我」、「吾」、「台」、「卬」等第一人稱代詞盛行的春秋戰國時期先秦時期,為何最後秦始皇嬴政又要獨獨選定「朕」這樣一個稱謂作為皇帝的專屬名詞呢?是機緣巧合嗎?

對於「朕」這個名詞,在先秦時期並不鮮見。「朕」作為第一人稱代詞,意思便是「我」,其使用者更是從達官顯貴、士大夫、王再到平民百姓都有。

屈原有句 「朕皇考曰伯庸」「哀朕時之不當」「回朕車以復路兮,及行迷之未遠」;《書·堯典》之中亦有句 「汝能庸命巽朕位」。《爾雅·釋詁》中則說 「朕,身也。」東漢文學家蔡邕直言: 「朕者,我也。上古尊卑不嫌,貴賤共之。」意思已經十分明確,「朕」這個第一人稱代詞只是一個尊卑貴賤共用的詞語。

那麼「朕」又到底有何魅力會讓它脫穎而出呢?事實上,「朕」作為第一次人稱代詞,最早見於甲骨文上的記錄,而與「餘」、「吾」、「我」相比,它的起源、使用更早;而且隨著時間的發展,在戰國末期時「朕」的使用上也出現了相當大變化,原本在日常的口語之中流行的朕,已經僅見於書面用語之中,反觀則是「我」「吾」這些更加具有口語化、更具有流通性、更加貼近群眾的用語的盛行。

如此一來,秦始皇選用「朕」作為自稱,既能避免民間因為避諱而招至的殺人之禍,更能體現出皇帝這一天下之主的「莊重「肅穆」。還有一點在顧頡剛先生、劉起紆先生在《〈尚書·湯誓〉校釋譯論》的考究之中指出,作為第一人稱代詞「朕」與「我」、「餘」等詞相比,先秦時期並不等同。

「朕」有「我的」的意思,與「我」「餘」等詞是存在著所有格、主格不同的差異的。在所有的甲骨金文中,「朕」都是只作單數第一人稱領格,既「我的」意思。 《尚書·舜典》中有句:「汝作朕虞。句中的朕,便作「我的」解釋,你可以做我的管理山澤的官員。」 《大盂鼎》(金文):「勿廢朕令」。就更好解釋了:「不要拋棄「我的(朕)「訓令。」也正是這樣的意思之下李斯的那句「天下皆朕,皇權獨尊」也便很好解釋了。

但對於這種解釋,著名史學家、語言學家戴震則提出了他的觀點— 舟之縫理曰朕。--戴震《考工記圖·函人注》。

從說文解字而言, 「朕」字,從舟從灷(zhuàn),本義是指「舟中火種」。戴震認為這「朕」字便起到了聯結「舟」「灷」縫隙的作用。「舟」與「灷」,在古代作為以水為居部族發展興盛、壯大的必備之物品,是身份、權利、地位、財富的象徵,而「朕」無疑便是聯繫它們的重中之重,七寸之位置。

這樣的說法,比之以第一人稱代詞出之早晚、所有格釋義明顯更具有說服力,因為秦始皇嬴政的建立的大一統局面本就是前無古人的功績,想必在這種自信之下,秦始皇嬴政將自己定位為國家的重中之重也是必然的結果 吧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